0°

芭比粉口红真的算了,但范宁和章子怡的芭比粉礼服我可以

每到5月,法国的南部的小城戛纳就足够热闹。对于很多人来说,除了对于电影本身的期待,红毯也是大家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作为年纪最小的戛纳评委,Elle Fanning一次又一次惊艳了众人,她穿着Vivienne Westwood定制的Neon Pink蓬蓬裙出席萧邦戛纳晚宴,仿佛就像是从迪士尼动画中走出来的公主一样让人眼前一亮。

无独有偶,大西洋的那一侧,作为主演之一的章子怡出席了《哥斯拉2:怪兽之王》的洛杉矶首映,她将Alex Perry的桃红色礼服演绎的如此完美以至于一度上了热搜。

还记得Met Gala上,Lady Gaga给大家带来的四次“Camp”十足的换装吗?那件由造型师好友Brandon Maxwell专门设计的Neon Pink礼服是不是现在想起来还惊艳良久。

Neon作为当下最为特别的流行元素,究竟要怎样把握这项潮流?

/Barbie/

提起Neon那种高饱和的颜色冲击,你会最先想起什么?很多人一定会提到Barbie Doll,这位童颜不改的icon ,满足了女孩对美最初的幻想.。在今年举办的CFDA(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Barbie也将成为继Michelle Obama,Tom Ford和Janelle Monáe后得到Board of Directors’ Tribute award的流行icon。

抛开对芭比的质疑和风波,她对于整个时尚界的影响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你一定记得Moschino那场著名的“Barbie”秀场吧! 不再是含沙射影,Jeremy Scott直接将Barbie的美好和虚幻搬到了T台之上。夸张的假发,泡泡糖般的粉色口红,闪片珠光,和充斥着霓虹色调的“Barbie”衣橱,仿佛让人沉浸在无边无际的甜腻糖果色海洋。

Moschino 2015春夏系列

Barbie不仅是设计师的灵感缪斯,更令许多明星名媛为其疯狂。Paris Hilton就是其中一员。打开她的衣橱就像进入了Barbie的迷你世界。从服装妆容,再到房屋装饰,就如她所讲“I am a Barbie girl in a Barbie world”

/Art/

Neon本是一种稀有惰性气体–氖,因为在高电压放电管中会发出明显的红橙色光,所以现代工业便利用氖的特点,搭配上多彩的荧光粉就制成了现在大家熟悉的霓虹灯。霓虹灯的点缀让原本静谧的黑夜变成了—个亦幻亦真,稍有不慎就会迷失的感官世界。提到午夜街景,香港的夜晚一定会浮现在眼前,堆叠的霓虹灯牌大概就是就是香港的最具代表性的视觉符号,我们在香港电影里总能亲身感受到这种眼光缭乱的视觉冲击。

《重庆森林》王家卫

霓虹灯往往被用于广告牌上,这样的组合碰撞出的工业性和视觉性也让其成为艺术家们最喜欢的艺术表达。最好的体现便是Valentino 2019秋冬成衣系列秀场上那个类似于广告牌的装置艺术品,这是由观念艺术家Robert Montgomery设计的。Montgomery在受到西方诗词运动的启发后,将具有深刻意义耐人寻味的诗词装饰到广告牌上,令作品具有普适性,再用废弃的霓虹灯将其点亮,在沉默的城市街头发光发热质问来往的的行人。

Valentino 2019秋冬系列

当视觉呈现从三维空间变为二维平面,霓虹灯的颜色便被萃取出来,填满了艺术家调色板。波普艺术便是最出色的集大成者,二战后远离主战场的美国,经济快速增长,开始进入后工业化,面对社会上的变化,艺术家这个敏感的群体必先做成最初的反应。他们消除了古典绘画扑面而来的高雅神秘,严肃正确,将其通俗大众化。但霓虹色系的使用直接叩问高度发达的商业文明下,人们逐渐冷漠空虚疏离的情感。看看并称为“美国波普艺术之父”的Andy Warhol和Roy Lichtenstein的作品,你一定会被这样叛逆潇洒的波普内涵惊讶到。

《玛丽莲·梦露双联画》–Andy Warhol

《戴花帽的女子》–Roy Lichtenstein

/时尚/

一向先锋善于从生活中汲取灵感的时尚圈,一定少不了对Neon的痴狂。早在20世纪80年代,许多流行歌手就喜欢在表演时穿着高饱和度曝光的服装,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前途如此耀眼,或许是为了舞池下的粉丝,当Neon接触到音乐的那一刻,对于世界来说就是难以遗忘的梦幻年代。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