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快坚持不住了 掉到陷阱底的我崩溃了

“爸爸,我快坚持不住了,我的手已经伸到底了,我够不着啊!”我趴在地上,深褐色的土已经把我的白裙子弄脏了,可依旧够不到土坑里面的那个玉佩。

“还是够不到吗?这可怎么办呢?要不…你下去陪它吧!”正在尽力去抓那个玉佩的时候,爸爸却一脚把我踹到了土坑里面。

我滚进去的时候本来以为会掉在玉佩旁边,可是谁曾想玉佩下面的那层土是假的,只是一层薄薄的土,我冲破了土层径直掉了下去。

这时候我才发现,这个土坑大概有三米高,直径一米的洞口,我惊恐的看着站在洞口边上的爸爸,震惊他这样做的目的。

“爸爸!你为什么要把踹进来!你快拉我上去!我是你女儿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说着说着,我大哭起来,恐惧占据着我的大脑。

“呸!你才不是我女儿!你是那个破鞋和别的男人的种!我养了你十八年,真是我眼瞎了,从现在起你就好好待在这里面吧!直到饿死,或者成为野兽的食物!”

爸爸恨恨的说完,便用一层网子盖在洞口上面,再在上面撒了一层的叶子,做了伪装,我撕心裂肺的呼喊爸爸,可是没有一个声音回应我。

此时外面天还是亮的,有丝丝的阳光透过树叶照射下来,我用尽力气呼喊,希望有人经过能把我救出去,可是半天也没有回应。

我靠坐在地上,双手崩溃的抱住脑袋,我意识到爸爸把我引到这里是早有计划的,我的手机也被他拿走了,现在根本没办法和外界联系。

就凭我自己也是不可能爬上去的,看着手中的玉佩,我绝望的闭上了眼,我想我大概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应该是晚上了,我又哑着嗓子喊了两声,依旧没有人回答。

正当我要再次睡着的时候,我突然听见外面有嘻嘻索索的脚步声,好像还有不少人,我意识到生的机会来了,于是拼命的呼喊。

“有没有人啊!我在这里!有没有人救救我啊!快来人啊!救命啊!”我站起身子伸着脖子冲外面呼喊。

突然,洞口处传来了动静,上面的网子被人移开了,月光下,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蹲在洞口出声问:“姜梦雪?”

我听见自己的名字就和做梦一样,连忙回答:“对!是我!你是来救我的吗?”我话还没说完,那个蹲着的人就跳了下来,三米的高度对他来说就像上个台阶这么简单。

“把绳子放下来!”他冲上面喊了一声,看来是有人配合的,两根绳子被放了下来,他在我身上绑了一根,然后背着我往洞口上面爬。

不一会儿,我就出了这个土坑,我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只有经历过绝望的人,才能体会到劫后余生的崩溃和庆幸,不过我哭着哭着就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医院,床边站着我妈妈和一个陌生的的中年男人,看见我睁开眼,我妈扑到我身上哭着说:“小雪啊!你吓死我了!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我安慰的拍着妈妈的肩膀,旁边还有人呢,我不好意思的冲他笑了笑,他也以微笑示我。

“妈,我爸说……”等老妈的情绪平复下来后,我开口询问我爸的事情,对于那天他说的事情,我还是没弄清楚。

“不要提他!要不是他,你也不用遭这份罪,差点命都没了!他已经被抓起来了!”我妈没有好气儿的说。

“可是我爸说……说我不是他的女儿。”我问出我的疑惑,我妈看着我又要哭,但最后还是说:“不管你爸爸是谁,只要你是我的女儿就行。”

“这就是你血缘关系上的亲生父亲,他叫江川。”我妈接着把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介绍给我。

可我看着这个男人越看越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是……这名字……!

我想起来了!江川!是我们市有名的明星企业家,公司是靠餐饮起家,但是经过发展已经涉及了多个行业,现在是我们三立市首屈一指的富豪。

江川是我爹?我是他女儿?这不是在开玩笑吧?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有些梦幻,我怎么就成为富豪的女儿了?

此时我只想重新睡一觉,希望一觉醒来我还是那个家庭和睦的姜梦雪,而不是首富的女儿,此前我十八年的人生都是普通又平凡的,我不想打破。

现在我突然发现,那个土坑就像开启新世界大门必须要经历的一道关卡,可是新世界的生活是未知的,对我来说,未知即恐惧。

情感

深入人心句句深入人心的经典句子 我们内心最好的表现

2021-7-2 14:28:33

情感

婚姻pua精神打压法 这样的感情令人不寒而栗

2021-7-9 22:51: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