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同学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庆生 我有幸遇见他们

当班级同学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庆生时,我是没想到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期待有人能记得我的生日,原本我是打算就在晚上默默的祝自己生日快乐就行了。

可现在这发生的一切,都让我觉得这是在做梦,我以为他们心里,都是不喜欢我的,毕竟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全班四十六个人齐声高唱生日歌,最后汇成一句:“班长!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越来越好!”

在他们齐声高喊班长的时候,我就已经破防了,眼泪瞬间流到下巴,他们一个个眼中都有泪光。

这一刻我才发现,其实在不知不觉中,我们之间的情谊已经比任何人都深厚了。

我从高二开始,就是这个文科班的班长,但我这个班长是班主任选择出来的,并不是同学们选出来的。

所以一般像我这样的身份,在班级里面更多的形象,就是一个班主任的监视器一样,也更官方一些,用我们年轻人的话来说,我和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但是天可怜见,在高二刚开学的时候,我在知道自己是班长以后有多么的震惊,因为我以前我学习虽好,但是对于班级里的这些职位我是没有接触过的。

不过我这个人也比较能接受挑战,所以就顺其自然的成为了班长,可是自那以后我就发现,班上的同学叫我“班长”的时候都带着些调侃的意味。

比如说上晚自习的时候老师们基本都在办公室,和我们不在一层楼,所以班级里有些不安分的学生都会悄悄的说话。

一开始是像苍蝇一样嗡嗡的,后来就比较明目张胆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这时候我基本上都会说:“小点声!别说话了!”

我的声音必须要盖过全班人的声音,再加上我又是个女生,所以高声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尖,听起来比较刺耳。

但我也不想这样啊,要是被巡查的年级主任看到我们班乱成这样,到时候要训他们的可就不是我了。

我这样做是为了他们好,也是在履行我身为班长的职责,可是身为学生嘛,总有点年少轻狂的感觉,他们就认为:我凭什么不能说话?我想说就说!

可是他们忘了,身为学生子课堂上的本职就是要安静学习,虚心听讲,吵吵闹闹的跟大街上买菜的一样,那还叫什么学生。

有一次我需要从班主任的办公室里搬一大推资料去教室,我一个人肯定是不行,于是班主任就让我喊两个人过去帮忙。

当时我也没多想,找了后面两个个子比较高的男生,东西比较沉,我总不能放着男生不用去找力气小的女生吧?

于是我就走过去说:“你们现在有时间吗?有点资料想让你们帮忙搬一下。”我不觉得我这话说哪里说错了,但其中一个人却说:“有时间,班长大人都发话了我们怎么敢没有时间!”

他们的语气极其的阴阳怪气,说的就好像他们本来是不想帮忙的,但是碍于我的身份不得不帮忙一样。

我听见他们的话觉得很没意思,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男生,说这话真的很没意思,于是在他们起来之前,我就说:“算了,你们没时间就算了。”

说完我就走了,自己返回班主任的办公室搬资料,虽然我知道走后门进教室比较方便,但我还是选择走前门。

那资料我整整搬了七趟,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知道每次经过后门的时候那两个男生都在看着我,可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在逞能。

允诺自己完不成的事情才叫逞能,而搬七趟书是我能完成的,只不过就是累点而已,自那以后但凡我能完成的事情我都尽量自己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他们好像对我改观了,渐渐的有什么事情他们都会主动来帮忙,我也会说谢谢。

可班上所有的同学帮我庆生这件事情,是我没想过,也不敢想的我,看着面前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我的心私有暖流划过。

“你们搞这么大动静难道不怕被年级主任查到吗?小心又要挨骂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很高兴的氛围,我要说这种话,但这确实是我的心里话。

“班长,我们不怕哟,你知道吗?因为我们有镇班之宝!当当当!”伴随着自动的声音特效,班主任端着一个插着蜡烛的蛋糕缓缓像我走来。

这一刻我觉得,其实我这个班长,当的也没有那么的失败。

情感

婚姻pua精神打压法 这样的感情令人不寒而栗

2021-7-9 22:51:27

情感

我和学霸学长坐在一起写作业 寒冷冬夜我们一起进步

2021-7-10 9:58: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