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嫡之争朝臣受罪,我只能选择大义灭亲

“你自己去把戒尺拿过来!该怎么做想必不用为父再教你了。”我立在祖宗祠堂里看着满门先祖的牌位冷声说到。

身后之人起身走向旁边的桌子,拿起上面摆放的戒尺又重新跪了下来,我转身看见儿子面带桀骜的把戒尺高高的举过头顶,可脸上还是一副不服输的样子,心里叹息。

我慢慢走过去拿起他手中的戒尺,站在他的身边让他对着满门的祖宗牌位,“飞儿,你可知错。”我沉声问到。

“父亲,孩儿自问无错。”杜飞理直气壮的回答。

“你可知你今天当街打伤的是何人?”我早就习惯了他吃软不吃硬的性子,没有任何意外的得到了他的回答。

“孩儿不知。”

“你今天打伤的是尚书之子,你知道这样一来为父要在朝堂上承受多大的压力吗?若是他到圣上面前参我们家一本,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我沉声向他发问。

“飞儿,为父教导了你那么多年,为何你行事还是这么的鲁莽!”我恨铁不成钢的在他的后背狠狠的敲打了一下。

“父亲!孩儿不是鲁莽,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而已,那尚书之子在街上公然强抢民女,孩儿遇到了怎么可能不上前帮一把!”杜飞愤愤不平的说。

“你还不是鲁莽!你知不知道这是他们为你设计的圈套!你还没搞清状况就贸然上前,你这样早晚会出大事的!”我顿时就觉得自己这么些年培养的心思全白费了。

他不再说话,我又生气的在他身上打了两下,真不明白我怎么会养出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儿子来,他从未懂过我的心。

打完之后我让他继续跪在祠堂里好好反省,独自一人去了书房,刚进去没多久,书房的门就被人推开。

能不打招呼就进来的,除了我疼爱的嫡女,没有旁人了,我抬眼看着眼前的女儿,知道她来此地的目的。

“若是想替你哥哥求情,还是不要开口了,若是不跪到明天,那就后天接着跪,跪到我满意为止。”我开口阻止了女儿想求情的话。

“爹爹,我不是来给哥哥求情的,女儿来找您是有别的话想和您说。”女儿脚步轻盈的来到我身边,撒娇般的搂住我的脖子。

我假装好奇的看了她一眼,把她拉起来站好,随口问:“那你说来听听,有什么事情让你跑到爹爹的书房来说。”

“爹爹,我找到了哥哥被人陷害的证据。”女儿在我耳边小声的说。

我停住翻书的手,面带惊讶的看着她,没想到竟是这件事情,还没等我开口她接着说:“爹爹,其实今天我跟着哥哥一起出门了,当时我们正在茶楼上,然后窗外的大街上就上演了一幕‘强抢民女’的戏码。”

“只是女儿没来得及拦住哥哥,让他一下子就冲出去了,就在哥哥殴打那人的时候,我留意到那个被抢的女子偷偷摸摸的跑了。”

“于是我便吩咐身边的下人去寻了那个女子,果然从她口中知道了内幕,得知了真相,这是那女子的口供,人我已经监视起来了。”

女儿说着便从袖中拿出准备好的纸张,我拿过来看也没看便放在了桌子上,我这个女儿自小聪慧,做事情从来都比我那个儿子更让人省心。

“你哥哥要是有你一半的聪慧,我也不至于这么生气了。”我闭着眼头疼的说到。

“爹爹,哥哥毕竟还没有经历过什么,现在的他是最单纯无畏的,爹爹应该很高兴他能活的这么自在。”女儿柔声说到。

“行了,回去叫你哥哥起来吧。”我摆摆手说出了她今天晚上最想听的话,果然她高高兴兴的跑出去了,看样子是跑去祠堂解救他哥哥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无奈的摇摇头,终究还是个未出阁的孩子罢了,即便再聪慧,小孩子的天真心性总是改不掉的。

看见桌子上的那分供词,我又担忧起来,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尚书应该是已经决定参与夺嫡之争了,要不然也不会先给我一个下马威。

按照现在的朝堂局势来看,恐怕已经有不少人被他拉下水,只是现在的圣上身体尚可康健,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人帮着他的儿子来觊觎自己的皇位。

这时候参与夺嫡之争,无疑是自寻死路,当今圣上发现之后定不会轻易放过,到都来他们的计划也只能是一场空。

尚书啊尚书,你我斗了这么多年,最终你还是败在了心急上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