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历险掉入陷阱 大蛇太难对付我坚持不住了

“师兄,你快走!这条蛇太大了,我快坚持不住了,你赶紧先回师门禀报情况,或许还能来得及回来救我,快走啊!”我咬牙祭出身上为数不多的法器,声嘶力竭的让师兄赶紧离开。

“不行师弟,要是我走了,你就必死无疑了,我不能这样做!”师兄苍风沉声说道。

“师兄,你要知道,你才是宗门的希望,师尊最看重你了,你要是继续再磨蹭下去,我们就都要葬身在这里了,赶紧走啊!”

我看师兄还是一脸坚持的要在这里,只好分神用法力把他拦截下来送出蛇窟,“师兄,你一定要活着回去,赶紧走!”我没再看师兄一眼,但我知道他是安全的,这就足够了。

面前的蟒蛇看竟然还有人在它的攻击下逃走,更加生气了,把怒火全都发泄在我身上,我想想身上最后一个保命的法器,咬咬牙还是用了。

当我法力不支被蟒蛇扫飞的那一瞬间,我知道自己这普普通通的一辈子可能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只是没想到此次外出历险掉入陷阱,最后以这种的方式死去,有点太普通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蟒蛇朝我攻击却无能为力,闭上眼的那一刻,我的脑海里出现了那个白衣胜雪的男人。

即便他从未正眼看过我,可我依旧最敬重他,渐渐的天地间的声音我也听不清了,五官都失去了感觉,看来,我真的要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了熟悉的房间,这让我有些惊讶,随后进来的同门师弟告诉我是师尊在最后的危急关头把我救回来的,我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就是伤势有些重,好好休养便可以恢复。

我轻声的问:“师尊现在在何处?”

“在大师兄那里,你说师尊真是,你为了救大师兄都快要死了,大师兄只是法力枯竭而已,师尊还不放心的每天守在他身边,一次都来看过你。”师弟抱怨的说到。

“禁言师弟,师尊怎么做自有他的道理,行了,我有点累了,你先出去吧。”我缓缓闭上眼,不再看师弟愤愤不平的表情,即便我知道那是为了我。

若不是知道师弟耿直的为人,我都要以为他是故意来刺激我的,只是师尊啊,真的只看重大师兄,以后我对师尊,也就只有敬重的了吧。

休养的日子总是过的很慢,但是再慢也抵不过时间的流逝,转眼间两个月都过去了,自受伤那日醒来之后,我一直都没有出过自己居住的地方。

按理说我伤势好转之后应该每日去给师尊问候的,以往的我无论刮风下雨每日都去,但现在我竟也学会了偷懒,师尊说不用,我便真的没再去了。

今日的我依旧没打算出去,只是在院子里面晒晒太阳,想着好不容易拿命换来的休闲时光可不能浪费了。

只是意外总是悄悄降临,我耐不住小师弟的唠叨,还是换了衣服跟着他出了院子,他说今日后山比武,非要拉着我一起去看。

但是他没说是有人要和大师兄比武,而且师尊还在旁边,我看着那个恍若隔世的白色身影,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恭敬的弯腰问候,得来的还是那个人淡淡的一声回应,再无其他,我并没有向往常一样站在他的身后,有一种随时护住他的感觉。

现在想想以前的自己也是天真,他是普天下最厉害的人,又怎么需要我这个小小弟子的相护。

师弟把我拉到了离师尊最远的那个位置,虽是最远,但也是面对面,我看着师尊的眼光一直盯着比武的大师兄,只觉得自己以前的一切行为好像都错了,错的离谱。

我不再分心,认真的看着场内的比武,看着大师兄熟悉的一招一式,我知道师父把独门心法传给他了。

小师弟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的问我,我被他吵的有些烦,只得伸手捂住他的嘴,然后在他身边给他解释。

这时我感觉有一道目光直直的看向我和小师弟,顺着视线找过去,竟是师尊,我掩下心中的慌张,冲师尊恭敬的点了头,接着便移开目光。

不过我的手还是没有从小师弟脸上拿下来,或许是因为紧张,也或许是因为真的受不了他的聒噪。

场内的比武很快就结束了,我早已看出那人根本不是大师兄的对手,至于拖这么长时间,只是大师兄为了展示自己故意为之。

突然,也不知是谁多嘴,高声的说我也在场,非得让我也和大师兄比试比试,我和小师弟的身影就这样被露在大众视野里。

我能明显的看出大师兄眼里的忌惮,我没有说话,转身看向师尊,他突然说:“可以一试。”

我当即就轻笑出来:“还是算了,我的功法本就不如大师兄,此次更是重伤未愈,和大师兄比试还不得被打的落花流水,就不扫师尊雅兴了,弟子告退。”

说完之后我便转身离开了,这是我第一次拒绝师尊,将来还有很多次,人总会成长的。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